教科书迎来本命年,这些老知识不断被打脸
发布时间:2018-05-01

肺脏主管呼吸,造血归骨髓,这个常识正在被科学家的新发现所打破。研究人员发现,肺也和骨髓合作,在造血过程中参与了一项小而重要的任务:制造血小板,也就是用来止血的关键成分。


圆圆的是红细胞,张牙舞爪的就是血小板了!


英国时间3月22日发表于《自然》期刊的论文显示,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Mark R. Looney教授领导的团队发现,小鼠骨髓生成的巨核细胞,会一路长途跋涉来到肺部,这些巨核细胞每小时生成1000多万个血小板。


这意味着小鼠体内超过一半的血小板生成于肺。


从骨髓来到肺部留学的巨核细胞,在肺血管中游走,生成血小板


血小板是血液的组成部分,在凝血止血中发挥重要作用。此前,科学家们认为,骨髓是生产血小板的主力部位。


更为惊讶的是,研究人员发现,小鼠的肺还是一个巨核祖细胞(生成巨核细胞、红细胞)和造血干细胞的“储藏池”。


大约有100万个各种各样的巨核祖细胞和造血干细胞静静地“待命”于肺血管之外,并被证实可用于修复小鼠骨髓受损的造血能力,充当骨髓的救兵,以备临危受命。


或许以后骨髓移植无法得到实施的情况下,可以移植匹配的肺器官来治疗造血问题的疾病?



2.Lancet子刊:肠系膜或将成为你的第79个器官!


一种被称作肠系膜(mesentery)的双层膜结构在整个腹部卷曲着,包被着小肠,并将内脏附着到身体的其余部分。


当肠系膜在19世纪晚期被首次详细地描述时,它被归类为一种在腹部分散开来的非连续组织。科学家们长期以来将肠系膜仅仅视作为一种支持性的结构。而这定义也一直存在于现代医学教科书中。


但是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爱尔兰利默里克大学的J. Calvin Coffey和Peter O’Leary针对肠系膜的解剖结构研究推翻这一看法,揭示出肠系膜是单个包围着内脏的连续性组织。


这种解剖结构图提示着它应当被视为人体的第79个器官。基于此,作者们将提供足够的支撑证据,将它提升到一种全新器官的地位。

将这种人们知之甚少的肠系膜加入到器官列表中,使得人体的器官总数达到79个。人体器官包括心脏、大脑、肝脏、肺部和肾等。Coffey说,它也将提供一种机会建立一种新的与肠系膜相关的研究领域,从而为开发出治疗相关疾病的新方法打开大门。


以后能捐的器官又多了一个呢。



3.Nature:重磅!免疫系统控制你的社交


在一项令人吃惊的对人类行为提出根本性问题的发现中,来自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医学院和马萨诸塞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发现免疫系统直接影响、甚至控制了生物的社会行为,比如它们彼此之间想要开展社会互动。


论文共同通信作者、弗吉尼亚大学医学院神经科学系主席Jonathan Kipnis解释道,“大脑和适应性免疫系统被认为彼此隔绝,而且大脑中任何免疫活性被视为一种病理迹象。


如今,我们不仅证实它们密切地相互作用,而且我们的一些行为特征可能就是我们对病原体作出的免疫反应中进化出来的。


我们是我们吗?这个想法听起有点可笑,但是作者表示,我们可能只是病原体和免疫系统的多细胞——这两种古老力量较量的战场。我们个性的一部分可能确实是由免疫系统控制的。


而免疫系统问题可能导致你的正常社会互动缺乏。这一发现可能对自闭症谱系障碍和精神分裂症等神经疾病产生重大的影响。


仅在去年,Kipnis和他的团队发现脑膜血管将大脑与淋巴系统直接连接起来。这颠覆了几十年来的教科书上编写的内容:大脑是“免疫赦免的”,缺乏与免疫系统之间的直接连接。这一发现为以一种全新方法思考大脑和免疫系统如何互动打开大门。

在此基础上,这项新研究取得的后续发现同样是有启发性的,有助深入认识大脑的工作机制和进化本身。


研究人员提出:人类与病原体之间的关系可能直接影响着我们的社会行为的产生,从而允许我们参与物种生存所必需的社会互动,同时进化出我们的免疫系统来保护我们免受伴随这些社会互动而来的疾病。


当然,这种社会行为有利于病原体,这是因为它允许它们传播。


4.PNAS:改写教科书!你的DNA会发光!


2016年8月: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西北大学的研究人员捕获到DNA做一种之前从未观察到的事情:它发出荧光。

几十年来,教科书认为,活细胞内DNA、RNA和蛋白质等大分子不会独立地发挥荧光。当对大分子进行成像时,人们需要依赖对大分子进行标记的荧光染料增强它们的对比度。


但是,如今,来自美国西北大学的Vadim Backman教授、Hao Zhang教授和Cheng Sun教授发现活细胞内的大分子结构事实上确实天然地发出荧光。这一发现可能为开发出一种新的无需荧光标记的超分辨率纳米成像技术和扩大对生物学过程的理解铺平道路。

为何之前没有人观察到生物大分子发出荧光?它们处于“暗态(dark state)”,即它们不吸收也不发出光线。但是它们花了如此长的时间处于暗态,并不意味着它们从不会发出光线。

Backman、Zhang和Sun发现,当利用可见光进行照射时,这些大分子被激活,并且发出足够强的光线,这样在不需要荧光染料的情形下对它们进行成像。当被合适波长的光线激活时,它们甚至比携带最好的最为强大的荧光标记时更好地发出光线。


果然是金子总是会发光的,只是还缺少一个刺激。


5.打破教科书:γδT细胞可以产生免疫记忆,将助力开发抗感染和抗癌新疗法


一项新研究发现了一种非传统T细胞的新功能,将可能被用于开发治疗感染和癌症的新疗法。

这项发表在Nature Communications上的新研究表明γδT细胞能够产生针对过去感染和肿瘤靶标的免疫记忆。这项研究也挑战了教科书上的描述:γδT细胞是一种天然杀手,具有识别并破坏异常细胞的固有免疫能力。

研究第一作者、伯明翰大学免疫学和免疫治疗研究所的Ben Willcox教授对该研究的关键发现作出了如下解释:“除了是天然杀手之外,我们发现这些细胞还是非常聪明的免疫记忆细胞,它们可以适应过去遭遇的感染或者癌前细胞,并对之产生记忆。


这个现象叫做免疫记忆,我们的疫苗正是根据这个原理开发的。但是由于γδT细胞识别靶标的方式不同,因此它们预示着开发疫苗以及针对感染和癌症的细胞治疗的新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