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斯坦福大学AI的警告:发朋友圈一定要P图
发布时间:2018-05-01

还记得买票时12306上让人绝望的验证吗?

 

它最初由计算机之父图灵提出,目的就是区分人类与AI的区别。1954年,这位大神因同性恋身份选择自杀。在60多年后的今天,斯坦福大学发现,借助AI看脸可识别出同性恋:准确率最高为 91%。

 

斯坦福大学的迈克尔·科辛斯基和王轶伦发现,通过3 万多张人脸图像中提取出的特征,计算机识别出同性恋男性的准确率最高可达到 91%,同性恋女性则为 83%,所有的照片来源于交友网站公开的资料。


论文认为,与产前激素理论一致,同性恋男性的长相更“女性化”,下巴更窄,鼻子更长,额头更大,同性恋女性则相反。


英国《卫报》脑补了一些应用场景,比如怀疑自己形婚了,用这个AI来测一测自己的另一半,或者青少年用它来测自己、测同学...而在对同性恋处以死刑的国家,这项技术更可能沦为杀人工具。

 

这种担忧一点都不多余,计算机视觉识别技术发展迅速。从办理身份证件、电子支付到机场安检、办公门禁,人脸识别技术正在大规模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最近某服也在杭州推出微笑支付服务,通过3D摄像机对顾客的脸部进行扫描,就可以实现刷脸吃饭。


监狱社交媒体网站和政府数据库中存储有数十亿张的人类面部照片,研究人员认为,公共数据可能会不经个人同意而直接被用于检测人们的性取向。

  

同性恋是基因决定的吗?

 

得益于同性恋平权运动,「同性恋者的性取向由基因决定」这一观念正在被广泛接受。但真的有「同性恋基因」吗?答案是肯定的,不过目前并不清楚哪些基因具体影响了人类性取向。


2011年,中国科学家刘琰等人在小鼠身上找到了一个基因。这个基因负责产生一种叫「五羟色胺」的脑内化学物质。

 

之前,研究者们已经知道,雄性小鼠体内的五羟色胺如果过多,就会导致小鼠出现「阳痿」的症状;如果过少,则会让它由「直」变「弯」。于是,他们做了实验:通过技术手段,将一些小鼠的这个基因敲除,再把它们放进「有男有女」的笼子自由挑选伴侣。没了这个基因的雄性小鼠更倾向于选一个「男伴」。


科学家又把五羟色胺注射到这些小鼠的体内,它们立刻就「由弯变直」,寻找异性去了。

 

目前,依然有不少一流的科学家在动物身上探求基因对性取向的影响,其中就包括著名的饶毅教授。即使在「动物」内部,性取向的问题也是千人千面。在果蝇、牛羊、天鹅、宽吻海豚,以及在基因上与人只有1%左右区别的黑猩猩和倭黑猩猩种群种,都发现了多样的性取向。它们的具体情况和「背后原理」各不相同。

 

虽说「人不过也是一种动物」,但在动物身上的结论很难直接推广到人身上。而且出于伦理考虑,科学家也不能直接把人的某个基因敲除,看看这样的人是什么性取向。今天我们做这此类研究,可能会找一批同性恋者,把基因测一遍,再跟异性恋者比对,看看什么地方有集中的差别。

 

目前,科学家还没有找到像果蝇、小鼠那样,能直接决定人「直弯」的基因。唯一证实的Xq28基因对性取向的确有影响,但并没有决定性的影响。不能精确地预测人的性取向。


性取向不只是先天决定

 

几乎可以肯定,人类的性取向受到某些「生理因素」的影响,而「生理因素」包含着比基因多得多的内容。除了「男同基因」,目前有证据表明可能与性取向有关的生理因素包括脑的结构与一些部分的发育水平、胎儿期激素水平、出生后激素水平、表观遗传因素等等。

 

甚至连「你有几个哥哥」都是显著差异的影响因素。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有Blanchard等人进行的社会统计显示:出生顺序对于男同性恋有显著影响。男孩子每多一个亲哥哥,成为同性恋的概率就要增加三分之一。当然,因为男同性恋的人群基数是2%-5%,有限个哥哥也只让概率增加到10%以下,所以大多数有哥哥的男性依然是异性恋或其他取向。

 

此后,十多项不同的研究和社会调查证实了这一规律。至于为什么会产生这种规律,Blanchard等人认为,男性胎儿携带的一种抗原,会让母亲的身体在再次孕育男性胎儿的时候产生针对性的抗体,影响亲弟弟大脑的性取向调节部分。

 

除了生理因素之外,人也是社会中的人。社会学调查显示,早期生活经历、教育程度、与父母的关系等等,都至少对性取向有部分影响。

 

为了探究后天环境与性取向的关系,社会学家做了大量的双胞胎研究。同卵双胞胎的基因相同,异卵双胞胎的基因不同但成长经历常常相似,普通的兄弟姐妹则都差别较大。


2010年瑞典科学家Långströme等在2005年到2006年无选择地调查当时全部在20岁到47岁的双生子,问他们的性向,然后分析同卵双生和异卵双生的差别,结论是:对于男性而言,对性向的影响34%到39%来自遗传贡献,未见共有的环境贡献,61%到66%为个体特异的环境贡献;


对于女性,性向的影响18%到19%来自遗传,16%到17%来自共有的环境,64%到66%来自个体特异的环境。这些数据可能反映了遗传和环境因素对这个时代瑞典人性向的影响(至少是他们愿意报告的影响)。对于时代、地点、文化不同的人群,答案还没有这么清晰。


性取向多样化


即使是今天,“同性恋”在很多国家依旧神秘,在一些人眼中,同性恋一直都是异类,而人类天生对于异类的排斥,为了“治愈”同性恋,地球人干了不少蠢事。比如:


事实上,人的性取向并非只有「同」和「异」两种,不同的分类体系都算上,还有双性恋、无性恋、跨性别同、跨性别异、泛性恋、泛爱恋……当今性取向与基因的研究多局限于「同异之别」,对男同性恋的研究尤其多。那么,剩下这十多种怎么解释?

 

在动物世界,同性恋的情况存在于近 1500 个物种,但是有反同性恋情结的物种有且仅有一个,到底是谁违反自然呢?


或许,这世界本没有什么同性恋、异性恋、双性恋、姐弟恋、师生恋等等恋,只是两个人刚好相爱罢了。


虽然此次斯坦福大学的研究结果局限于性别——和性还有一些区别,有色人种没有被纳入研究,而变性者和双性恋也没有纳入考量——但这项研究对于人工智能的影响敲响了警钟。

 

未来如果真有人拿着AI通过照片测试身边人的性取向,说「那谁谁谁是同性恋诶,看不出来呀」,希望到时我们的社会可以回应一句「那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当然看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