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菊花危在旦夕
发布时间:2018-10-31

肠癌年轻化

 

由于饮食不良,肥胖和久坐不动的生活方式,年轻人患肠癌的比例正在上升。

 

在2008年至2016年期间,20岁至39岁欧洲成年人中的结肠癌发病率每年激增7.4%。自1990年以来,同一年龄组的直肠癌发病率也每年上升1.8%。

 

数据显示,美国也存在类似的趋势,每年有5万人死于肠癌。迫使美国癌症协会在今年修改了指南,建议筛查年龄从原来的50岁提前到45岁。

 

在中国,40岁以上是肠癌的集中发病群体,但近十年来也在不断年轻化。在调查中,发现有腺瘤息肉的患者最年轻的只有16岁,确诊为肠癌的仅23岁。30—40岁的腺瘤发现率高达22.1%。

 

研究发现,年轻患者的肠道肿瘤通常比老年患者更具侵袭性,更容易在晚期被发现。因此,找出这拨高风险的年轻人,对于确保早期诊断和最佳预后至关重要。

 

英国的肠癌筛查

 

在英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60岁到74岁的人都可以接受肠癌筛查,但年轻人则不在福利范围内。                       

 

主要的筛选方法是粪便潜血检测(FOBT),它寻找粪便中隐藏的血液(肠癌早期症状)。政府每两年向年龄范围内的人发放一次,然后市民会将样本寄回。

 

8年前,前保守党卫生大臣安德鲁·兰斯利勋爵发起了一项名为“肠镜”的筛查项目,以检测55岁人群的癌症迹象。该计划原定于2016年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却遭遇了财政削减。

 

在苏格兰,肠癌筛查从50岁开始。10年后,在英国其它地区开展业务的决定一直存在争议。

 

BBC新闻节目主持人乔治•阿拉吉亚此前曾表示,如果英国的放映计划和苏格兰一样,他的肠癌可能会更早被发现。

 

他第一次被确诊是在四年前,当时58岁;去年圣诞节,他被告知癌症已经复发,现在是第四阶段。

 

美国的癌症筛查

 

肠癌诊断时机和预后密切相关,早期发现的存活率大约是晚期癌症的五倍。美国结直肠癌死亡率已经连续 20 多年持续下降,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筛查的普及。

 

筛查能有效发现息肉和早期肿瘤。早发现,早去除,早治愈,从而显著减少晚期结直肠癌的发生率和死亡率。美国的数据再次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

 

美国此前推荐 50~75 岁的人都进行肠镜筛查,如果有家族史,那么筛查需要进一步提前,比如 40 岁。

 

在过去十多年,随着公众教育和医保政策的改变,美国 50 岁以上成年人做肠镜的比例翻了 3 倍,从 2000 年 21%,涨到了 2015 年的 60%。带来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

 

中国的肠癌筛查

 

在中国,癌症已成为疾病死因之首。其中,中国肠癌的发病递增速度是世界平均的两倍。

 

不仅肠癌发病增速不断上涨,中国的肠癌死亡率也非常高。统计显示,我国结直肠癌病人的5年生存率为30%,而美国为64%,主要就是输在筛查上。

 

各国对于肠癌的早期筛查都有明确指南,而我国目前还无明确指南,公众对于肠癌的认识度不够。

 

美国大肠癌圆桌会议宣布到 2018 年,实现更大范围的结直肠癌筛查(普及率达 80%),而中国肠癌筛查的普及率可能连8%都不到。

 

这和国人观念有关,也和我国的国情有关。根据2015年的数据,每100个医师中只有约1个消化内镜医师,而且大半是中青年医生(工作5年以内),有资历的老医师(工作20年以上)可能只有十分之一。

 

肠癌筛查到底怎么查?

 

超过80%的结直肠癌是由腺瘤性息肉引起的,因此,对这种癌前病变的筛查对于早期发现和预防都是有效的。

 

通过筛查对结直肠癌的诊断往往发生在有症状的病例确诊前2-3年。任何被检测到的息肉都可以通过结肠镜检查或乙状结肠镜检查去除,从而防止它们变成癌症。筛查有望使结直肠癌死亡人数减少60%。

 

目前主要推荐的筛查方法是结肠镜检查、粪便潜血检查、和乙状结肠镜检查。结肠镜检查可能在结肠的第一部分发现更多的癌症,但与更大的成本和更多的并发症有关。

 

在这三种检查中,只有乙状结肠镜检查不能检查出右侧的结肠(仅有42%的癌症被发现)。不过,由于灵活,乙状结肠镜检查降低任何原因导致的死亡风险的证据最充分。

 

粪便潜血试验(FOBT)通常每两年推荐一次,愈创木基或免疫化学的技术都行。如果发现异常的FOBT结果(阳性),通常会转介参与者进行结肠镜检查。

 

尽管尚未证明该筛查能降低全因死亡率,但每年至每两年进行一次FOBT筛查,可使结直肠癌死亡人数减少16%,参与筛查的结直肠癌死亡人数可减少23%,比起愈创木基测试,免疫化学测试更准确,而且在测试前不需要改变饮食或药物。

 

其他选择包括虚拟结肠镜检查和粪便DNA筛选测试(FIT-DNA)。

 

通过CT扫描的虚拟结肠镜检查在检测癌症和大腺瘤方面与标准结肠镜检查一样好,但是昂贵,与辐射暴露有关,并且不能像标准结肠镜检查那样直接把任何检测到的异常生长摘除。

 

粪便DNA筛选测试寻找与结直肠癌和癌前病变相关的生物标志物,包括DNA改变和血红蛋白。由于无痛无创,准确性高,更适合不愿意接受肠镜筛查的高危人群。

 


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USPSTF)指出,不管选择哪个,只要筛查,就能从中获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