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到美国去,对你的肠道菌群不利
发布时间:2018-11-16

你的肚子里有一个细菌帝国,它的子民有万亿之多。

 

虽然每一种微生物都很小,但它们的健康和多样性对我们的影响却很强大,从情绪波动到体重增加,人类更像是被它们操控的傀儡。

 

这些微生物群落,最初是在出生时妈妈的阴道给你赠送的礼物,但许多因素会改变它们的组成。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地理位置对微生物的多样性有着深远的影响,有些地方微生物的多样性远不及其他地方。

 

本周发表在《细胞》(Cell)杂志上的一项研究追踪了从东南亚搬到美国的多代移民。结果显示,当他们移动时,他们的微生物也跟着变了。

 

具体而言,一旦到了美国,移民的肠道微生物多样性就会下降,变得和欧洲裔美国人差不多。与此同时,肥胖率飙升。

 

明尼苏达大学的计算微生物学家、该论文的作者Dan Knights说“我们发现,搬到一个新的国家会改变你的微生物群落,你会换上这个新国家的微生物群,顺便患上这个国家更常见的一些新疾病。”

 

在美国,研究中的移民吃的食物中糖分、脂肪和蛋白质含量较高。微生物群落在移动的几个月内就发生了变化。

 

Knights说“人们几乎一到美国就开始失去原生微生物,多样性的丧失非常明显:仅仅是来到美国,仅仅是生活在美国,就会大约丧失15%的微生物多样性。”

 

研究中许多移民的肥胖率增加了六倍,这些肥胖的人也失去了10%的多样性。最惨的是,这事儿还会影响到移民的孩子,“他们的孩子又损失了5%到10%。”

 

随着微生物多样性的减少,肥胖和糖尿病等疾病的风险会开始增加。

 

“以前的研究表明,发展中国家的人往往具有更多的肠道菌群多样性,患代谢性疾病的风险更低,从发展中国家搬到美国会增加患这些疾病的风险。”但没有人测试过移民后微生物群落是否也发生了变化。

 

以色列魏茨曼科学研究所(Weizmann Institute of Science in Israel)研究人体微生物群的埃兰·伊莱纳夫(Eran Elinav)表示:“饮食因素的变化(转向更‘西方化’的营养饮食)与细菌多样性的丧失之间的关系特别显著。”

 

2014年,伊莱纳夫和他的同事报告说,坐飞机到遥远的时区旅行会改变微生物群落,就好像细菌也会倒时差。

 

但饮食的变化比微生物群落的变化要慢,这表明美国食物之外的因素在起作用。

 

Knights说“我们发现仅靠饮食不足以解释微生物群迅速西化的原因,饮用水和抗生素的差异可能也有影响。”

 

新的研究支持了西方生活方式影响微生物群落的假设。工业化与微生物群落的下降相关:例如,南美土著居民的肠道中物种数量是美国人的两倍。

 

到底是哪些肠道菌群变了?

 

Knights 和他的同事检测了500多名女性粪便样本中的微生物。来自亚洲的两个民族,苗族和克伦族人,代表明尼苏达州的大部分移民。

 

在这项研究中,一些苗族和克伦族妇女在泰国生活和居住。其他人是美国第一代和第二代移民。为了获得前后对比,研究人员还从19名克伦族妇女出发前和到达后采集了微生物样本。

 

科学家们将所有这些微生物群落与在美国出生的36名欧洲裔美国人进行了比较。结果发现,肠道中的优势物种从一种叫做普氏菌属的细菌转变为一种叫做拟杆菌属的细菌。

 

普氏菌属细菌产生的酶消化纤维食物,在亚洲比美国更常见。可能和泰国妇女们吃更多的棕榈、椰子、罗望子等有关。

 

动物研究表明,错误的微生物群会导致肥胖,在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的开创性工作中,科学家们从肥胖母鼠身上提取了细菌,并将这些微生物移植到健康的小鼠身上。

 

结果,就算它们吃的食物和瘦小老鼠一样,还是变胖了。

 

当然,需要指出的是,目前这项研究的作者只是证明二者的相关性,而不是因果性,也就是说,并没有证据表明微生物的变化直接增加了移民妇女的肥胖风险。只能说西方的生活方式可能导致肥胖,而微生物群可以独立调整。

 

鉴于此类研究,有些科学家已经摩拳擦掌,打算开发粪便减肥药了,对于肥胖人士,以后吃一口瘦子的粪便,可能就能达到减肥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