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蝎妇人潘金莲的秘方,究竟夺命or救命?
发布时间:2016-11-16

注:本文由诺辉健康首席科学家陈一友博士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盗用。更多陈博精彩文章,尽在“陈博友料”栏目哦!


毒妇的夺命秘方

  据《水浒传》中描写,武松出差离开阳谷县后,潘金莲与西门庆在王婆的撮合下,勾搭成奸。为了长做夫妻,在王婆的点拨下,用砒霜毒死了武大并火化成灰,以便把事情做得干干净净,不露痕迹,瞒天过海。

  这场著名的谋杀亲夫案中,一个“得力助手”的出现至关重要,那就是——致人一命呜呼的砒霜。

  砒霜,有效成分三氧化二砷,可谓是毒药中的明星。从古代文学作品中令人谈之色变的“鹤顶红”(即为砒霜),再到历史事件中光绪皇帝谋杀案、拿破仑之死疑案、古埃及炼金术士的神秘笔记等等,无不暴露砒霜的恐怖与血腥。


为其“翻案”夺命or救命

  这里我们必须要正视一点,那就是砒霜其实一直是用作治病的药材。回想一下,古装影视剧中常有普通人从药铺或大夫手里买到它的情景,事实也的确如此。据史料记载,早在北宋年间,中医典籍里面就有关于砒霜药性的记载,民间也一直有秘方用含砷(砒霜的主要成分)的中药治疗癌症的秘方——这才是砒霜真正的用途。但是由于当时条件受限,方法粗糙,以至于砒霜在当时的治病作用极小,反而成了致命凶手。尽管到了现代,砒霜虽然已不再是随意可买的杀人工具,但要想使其发挥真正的医药功效也颇有难度。尤其在癌症领域,最有争议的手段莫过于通过高毒性的化疗药物来杀死人体内的癌细胞。俗话说“杀敌一千,自伤八百“,因为砒霜不仅仅可以杀死作恶多端的癌细胞,对正常人体细胞也是大有伤害。所以关键在于我们如何在杀敌和自伤之间找到一个合适的平衡点,从而达到治病救人的目的。这就好比两个西部牛仔拔枪决斗,只要一枪击中对方的心脏,自己腿上挨一枪还可以挺过去。


砒霜逆转之路多坎坷

  好在近些年来,随着现代医学对它的不懈研究,开始让砒霜骤然转身,真正实现了从昔日夺命阎王华到今朝救命天使的巨大转变。

  这得从上世纪70年代说起。1971年,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药师韩太云偶然间发现一个由中药砒霜、轻粉(氯化亚汞)和蟾酥等配制而成的民间秘方。据说当时在东北林甸县一个公社卫生院有位民间中医能用砒霜、轻粉、蟾酥等中药组成一个药方给人治疗淋巴结核、肝癌和食道癌等病症,让患者“起死回生”。当时韩太云下乡巡回医疗,见状,帮他改为针剂。为了探究真相,省卫生厅派以张亭栋为组长的调查队前去调查。

  因为此事发生在1971年3月,故而命为“713”针剂或“癌灵”注射液。

  在专家组确认了“713”的疗效后,回到哈尔滨及时向卫生厅做了汇报,认为临床上对有的肿瘤病例的确有效。第二年黑龙江省卫生厅在全省开始推广这个花钱不多、能治癌症的方子。但是遗憾的是碍于砒霜、轻粉、蟾酥均为毒性较大的药物,患者往往不能耐受,医生也望而却步,后来慢慢地被弃用了。

  就在“713配方”快要彻底夭折时,它遇上了张亭栋。张亭栋把这个方子带回医院,与同事开始长期艰苦的研究。试验中,张亭栋发现,轻粉的化学成分中含有汞,汞会影响肾功能导致蛋白尿,蟾酥具有升高血压和强心作用,注射后病人会产生难耐的头痛,因而把蟾酥和轻粉都去掉了。虽然只剩单味药砒霜,但疗效却不降低,这个时候的张亭栋似乎已经意识到了砒霜在起主要作用。而砒霜的主要成分是三氧化二砷,于是就直接使用三氧化二砷,结果效果很好。最后确定砒霜是控制白血病的有效成分,遂用纯三氧化二砷精制而成今天的砷制剂。然而可惜的是进入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这一领域的国内外专家学者也依然没有意识到或关注过张亭栋的这些研究成果,国际上更是知之甚少。

  这项研究被尘封直至90年代才由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振义和他当时的研究生陈竺(院士,前卫生部部长)重新发现,并且成功推出至今世界临床通用的“上海治疗方案”的全反式维甲酸和三氧化二砷(俗称砒霜)联合疗法,让千千万万的白血病患者因此得以存活。

  2000年,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正式批准三氧化二砷(砒霜的学名)作为白血病治疗药物上市。值得一提的是,三氧化二砷是我国第一个原创抗癌新药。

  40多年以后,已经83岁高龄的张亭栋教授终于在2015年获得“求是奖“, 国家正式认可他在白血病领域里做出的杰出贡献。


  ——谨以此文向张亭栋教授,王振义院士,陈竺院士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