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和靶向抗癌药物的黄金时代说再见了
发布时间:2016-11-09


注:本文由诺辉健康首席科学家陈一友博士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盗用。更多陈博精彩文章,尽在“陈博友料”栏目哦!

  曾几何时,“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化疗药物是癌症治疗的唯一选项,患者往往要耐受掉头发,腹泻,恶心等毒副作用,与癌细胞进行一场”胆小鬼博弈“的游戏。

  好比两位车手高速撞向对方,谁先拐弯谁就认输。如果我们能在患者放弃之前杀死癌细胞,就可以赢得这场斗争的胜利;反之,癌细胞就是最终的胜利者。

  后来我们发现这个游戏一点也不好玩,因为在多数情况下,患者体内的正常细胞经受不住化疗药物的毒性而导致治疗失败。

  聪明的科学家于是发明了另外一种玩法——靶向药物。

  我们发现癌细胞并不像人们想象那样是个铁金刚,原来癌细胞本身就带有一些它天生的缺陷,相当于它的命门。

  只要研发出针对癌细胞命门的药物,我们就可以只杀死癌细胞, 而让正常细胞毫发无损。

  就好比图中的猎人, 可以瞄准癌细胞进行精准打击,这样的药物统称为“靶向药物”。

  所谓靶向药物,顾名思义就是针对肿瘤特定靶点的药物,也就是肿瘤细胞有但正常细胞没有,肿瘤细胞多但正常细胞少,因此可以产生特定的抗肿瘤作用,而对正常细胞影响很小。

  事实上,自从1998年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批准第一个抗癌靶向药物-赫赛汀以来,目前已经有68种靶向药物被批准上市,成为抗癌战线上的主力部队。

  然而这样就能彻底打倒癌症了吗?

    

  错!


  癌细胞远比我们想象的聪明了。

  因为不是所有的肿瘤病人都有特定靶点,或者说不是每个肿瘤病人都有目前已知靶向药可以针对的靶点,肿瘤和我们人类一样,虽然大家都是人,但也是千奇百怪、各有特质的。   

  有特定靶点的病人,从某种方面来说,是很幸运的。那么,有特定靶点的肿瘤病人,多不多?不多。

  同时,临床大夫也发现患者在使用靶向药物后虽然病情会得到大幅缓解,甚至肿瘤块完全消失。

  但是仅仅一年之后,多数患者的病情会卷土重来,而且比上一次更凶猛,更难控制!通俗的说,就是靶向药物分人、分时间。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原来癌细胞天生具有异质性,即使在同一块肿癌组织内部,也会包含有几种甚至多种不同亚群的癌细胞。

  有的亚群很容易被靶向药物杀死或者抑制,而其他亚群可能对药物完全无感。就是说猎人面对的不仅是狼,还有躲在背后的野狗。

  猎人把狼群消灭之后,正好给野狗机会大肆扩张,从而形成新的威胁。

  原来我们引以为豪的精准打击在多变的肿瘤面前只能取得短暂的战术性胜利,而无法在战略上长期压倒对手。

  在笔者看来,越来越多的靶向药物无非是让我们一次次按下刚刚飘起的瓢,针对所谓“肿瘤驱动基因变异”的靶向药物研发到今天已经走到尽头,到对靶向药物说再见的时候了。

  难道我们对癌症就束手无策了吗?当然不会。科学家们发现面对一个善变对手的时候,最好的办法是找出跟他同样善变的方法,以变应变。

  那么人体内哪些细胞最能变呢?是免疫细胞。免疫细胞担负着抵抗千千万万种不同细菌,真菌,和病毒的任务,能够根据不同的环境威胁变换出完全不同但是却行之有效的应对方法。

  我们发现癌症患者的免疫系统可以被重新激活,并且对癌细胞产生强大而且持久的杀伤作用,这些药物我们统称为免疫治疗药物。

  在过去的几年中,已经有好几个免疫治疗新药得到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批准上市,并且在短短时间内对肿瘤临床治疗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讲到这里故事可以暂时告一段落,可以肯定的是,它还远没有结束。

  在与癌症对抗的过程之中,生物医学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速发展,也为所有的癌症患者带来了新的希望。